时代广场的蟋蟀、时代广场的蟋蟀一书大致说了什么?(推荐时代广场的蟋蟀这本书的理由)

主要讲述了一个有关蟋蟀、老鼠、猫之间友谊的故事,一个有关各种生命之间爱和关怀的故事,一个发自大自然、涤荡心弦的音乐之声的故事。蟋蟀柴斯特从没想过离开康涅狄格州乡下的草场,可它却因贪吃跳进了一个野餐篮,被带到纽约最繁华的地方——时代广场的地铁站。在人情冷漠的纽约,幸运的柴斯特遇到了聪明又略带市侩的塔克老鼠和忠诚、憨厚的亨利猫,还遇到了爱它的主人——男孩玛利欧。蟋蟀柴斯特用它绝妙的音乐天赋回报了朋友们的真诚友情,帮助玛利欧一家摆脱了困境,自己还成为了震惊整个纽约的演奏家。扩展资料主要人物介绍时代广场的蟋蟀:

1、塔克:它是一只有趣的小老鼠,他常常带着可笑又可爱的笑容,它就住在美国纽约市时代广场地铁站一个废弃的排水管中,家里乱糟糟的,全都是一些零钱,废纸,柴斯特和亨利猫都是它的朋友,塔克的性格十分开朗,也很容易激动。它曾经在柴斯特出名时做过它的经纪人,甚至用自己一生的积蓄,刚才提到的那些捡到的零钱,换回了柴斯特的自由。

2、柴斯特它是一只特别有音乐天分的蟋蟀,甚至可以说是个音乐天才。从前它居住在康涅狄格州,一次偶然事件,使它来到了纽约,从此便被一个叫做玛利欧的小男孩当作宠物收留了,住在美国纽约市时代广场地铁站,白利尼家的报摊里,曾经因为自己的音乐天分,让白利尼一家人兴奋了好几天。

3、亨利它是一只可爱的猫咪,同样在美国纽约的那个废弃的下水道居住,它遇事不易慌张,做事十分稳重,看起来就像一个绅士,它和塔克,柴斯特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它和塔克曾经一起想办法帮柴斯特解围,[虽然没有成功,但也是一片心意呀!]还邀请柴斯特到它们家吃饭。

4、玛利欧一个家庭贫困的小男孩,十分喜欢小动物,收养了柴斯特,还用自己的零用钱给柴斯特买了一个十分美丽的小笼子,曾经因为柴斯特无意中吃掉了半张两元钱,而要去打工,换回柴斯特的自由。当然玛利欧也是很懂事的,除非是特殊情况[妈妈要赶走柴斯特],否则,玛利欧是决对不会反对妈妈的。

《时代广场的蟋蟀》作者是谁?

这是一个有关蟋蟀、老鼠、猫之间友谊的故事,一个有关各种生命之间爱和关怀的故事,一个发自大自然、涤荡心弦的音乐之声的故事。来自康州乡下的蟋蟀柴斯特有着奇妙无比的鸣叫声,它被一个地铁站报刊亭的主人收养,并和塔克老鼠、亨利猫成为好朋友。柴斯特蟋蟀的歌声吸引了每一个坐地铁的乘客,很快便成了走红的地铁歌唱家,但最令它感到幸福的还是亨利猫和塔克鼠的关怀。秋天来临,柴斯特最终离开了纽约,回到家乡,纽约的地铁少了往日优美的歌声但却多了一份亲切和柔静。

时代广场的蟋蟀的柴斯特为什么放弃荣耀,选择回自己的家乡呢?

获得1961年纽伯瑞儿童文学奖银奖的《时代广场的蟋蟀》。这是一个有关蟋蟀、老鼠、猫之间友谊的故事,一个有关各种生命之间爱和关怀的故事,一个发自大自然、涤荡心弦的音乐之声的故事。来自康州乡下的蟋蟀柴斯特有着奇妙无比的鸣叫声,它被一个时代广场的蟋蟀\\回到家乡\\柴斯获得1961年纽伯瑞儿童文学奖银奖的《时代广场的蟋蟀》。这是一个有关蟋蟀、老鼠、猫之间友谊的故事,一个有关各种生命之间爱和关怀的故事,一个发自大自然、涤荡心弦的音乐之声的故事。来自康州乡下的蟋蟀柴斯特有着奇妙无比的鸣叫声,它被一个

时代广场的蟋蟀分析情节?

《时代广场的蟋蟀》精彩片段

第一章 塔克

老鼠的名字叫塔克,它正坐在美国纽约市时代广场地铁车站一个废弃的排水管出口上。这根排水管就是它的家。从这儿往后几米、靠墙的地方,可以直通进一个洞穴,不过那儿早已经被塔克到处捡来的纸屑和布条给塞满了。平常,塔克不四下挖宝穴它称做“搜索”雪或不睡觉的时候,它就爱坐在排水管的出口上,看着外面来来往往的花花世界——嗯,至少是时代广场地铁车站上行色匆匆的这部分世界。

第二章 玛利欧

玛利欧也听到了这个声音。他站起身来,全神贯注地倾听着。班车隆隆的声音渐远,已经听不到了;只剩下上面街道传来的、隐约可闻的夜归人稀落的车声。整个车站空荡荡的,但空气中却又隐约充满了一种无声的喧闹。玛利欧依然留心倾听着,努力要捕捉住这个神秘的声音……它又响起来了。就像是小提琴的琴弦被弓弦急促划过所迸发出来的声音,又像是竖琴突然受到挑动响起的琴音。

第三章 切斯特

塔克老鼠一直在注视着白利尼一家,留心听着他们的谈话。除了四下挖宝以外,它最大的享受,就数偷听人类谈话了。这也是它择住在时代广场地铁车站的理由之一。一等这家人消失了踪影,它立刻冲过地板,一溜烟儿地登上了报摊。这个用木板钉成的摊子,有一边已经裂开了,露出一条很大的缝隙,所以它可以很容易就跳进去。它以前就来过好几次,不过都只是来探探这里面的情况而已。有好一会儿,它就这样站在那把三条腿的高板凳下面,好让眼睛习惯里面的黑暗,然后才跳上去。

“喂!”它小声叫唤着,“嘿,上面的,你睡着了吗”塔克没听见回答。

第四章 亨利

它可不想看到它新交的朋友——塔克老鼠,就这样遭到杀身之祸。它回想起在康涅狄格州的时候,也见过猫和老鼠在草地上打架。除非当时老鼠距离它们住的洞口很近,否则这种打架大都是一面倒,结局差不多都一样。但是如今这只猫来得太快了,塔克根本不可能逃得掉。四下里一点儿声音也没有。柴斯特抬起头来,小心翼翼地望了望身后。

赞 (0)

相关推荐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