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石语录\\任正非:我最应该去搞房地产,你觉得是不是值得庆幸呢?(任正非霸气语录)

感谢头条系统通知王石语录!

任正非在回顾了自己创立华为的过程之后,说\” 当年如果不分股份给大家,我们可能就是一个小公司,干一干就散了,重新又去干一个行业。怎么知道我不会去搞房地产呢?我最应该的是去搞房地产,不应该搞通信,这么傻,又苦又累又不赚钱\” 。这段话,重点强调了分股份对于成为大公司和凝聚大家的最终结果、重大作用、深远意义。

我觉得,任正非本人觉得当年\”最应该去搞房地产”却搞了\”不应该搞″的通信,是\”值得庆幸″的。

1 \”怎么知道我不会去搞房地产呢?″

(1)单一地理解

\”怎么知道我不会去搞房地产呢?″,是个反向的问句。

单就这个问句而言,只能理解为\”其实你不知道,我会去搞房地产″,也就是任正非自认为当年有这个可能。

平时,我们也通过这么地反问,来否定对方的认识、理解、猜测,告诉自己在当时、当地的真实想法。

(2)联系地理解

如果联系任正非前面讲述的创业历程,就更能确定这个反问所表达的真正意思了。

任正非认为不分股份给大家,当年大家就会散了,自己会重新去干另一个行业,不是做通信业了,重新干的就可能是房地产,相比通信业不苦不累又赚钱嘛。

何况,人散了,又苦又累又不赚钱的通信业做不下去了,总得活下去,干房地产就是明智的选择之一了,否则,岂不是傻。

未必一定去搞房地产,但有可能,也可能是搞别的行业,反正是无奈之下放弃通信,去搞相对不苦不累又赚钱的行业,另谋出路,继续创业。

赚钱、尽快地赚到钱,是当年那个人\”散了″情景下的\”最应该″。

也已经没有了回头路。在1978 年深圳出台允许个人创办民营科技企业的文件后,就创立了华为,五名股东退出后,华为变成了任正非自己的公司,不可能再回原单位去了。

2 \”最应该的是去搞房地产″

对\”最应该的是去搞房地产″这句话怎么理解?

在任正非创立华为的当年,情况就是这样啊,深圳的当年也这样,大家都记得,不少人在都认为\”最应该″去搞之下,也真去搞了,也真赚了钱,还快。

同时,搞通信等科技行业赚钱就少多了、慢多了,这也是当年的真实情况。

只是,任正非当年知道了、见到了赚钱和不赚钱的情况,却没去搞房地产,反而搞了通信。

现在,说自己\”这么傻″是后悔了吗?不是,绝不是!只不过是在感叹自己一路干过来的艰难困苦而已。

透过话语,可知任正非反倒是认为自己的选择是聪明的,更是在庆幸!因为人没有散,也就一直干通信了,而且华为还成了大公司,的确是苦了、累了,又的确是赚钱了。

对这一切,大家也都知道、看到了,谁都不会说任正非\”这么傻″,反而都为任正非而庆幸。

任正非是在自夸吗?可以这么认为。不过呢,却又是在陈述史实,实话实说罢了,任正非也总是实话实说,向来说的都是大实话。

如果当年通信干不下去了,去搞房地产了,任正非做错了吗?没有,根本算不上。只是不会得到现在这样高的评价。

任正非干房地产,会成功,甚至会大为成功吗?有可能。

锤子手机的创始人是怎么火的?

王石语录\\任正非:我最应该去搞房地产,你觉得是不是值得庆幸呢?(任正非霸气语录)

朋友们问我为什么最近一直在关注老罗,我想说,此前并不熟悉他的段子,但是他砸冰箱的时候,我在一边冷眼旁观,总觉得一个理性的消费者虽然会坚持维权,但不会用那种赚众人眼球的方式来维权。我觉得他是在表演,在投机,以获得社会资源,当然,这也没什么不可以。我想看看他获取了社会资源之后做什么。后来,当然更看到了老罗决定做手机后的一系列牛逼闪闪的”誓言“。对这些誓言,我也直觉不靠谱——想想泰坦尼克出航时,动静有多大,结果呢? 我倾向于认为,牛逼的事情往往都是静悄悄开始的,比尔盖茨做DOS和Windows的时候有动静吗?拉里佩奇和布林做Google的时候有动静吗?

还看到一个知乎网友的评价,觉得也中肯:老罗一向善于当反对派(善于“破”),以赢得群众一片叫好。轮到他来执政(立)时,群众发现,这家伙和他反对的人不是一个路数么? 就像当年宋美龄黯然离开大陆,面对被对手取而代之,幽幽丢下一句话:他们还没品尝过权力的滋味!

何谓一个路数,即:同样的极端思维,同样的急于求成,同样地希望群众都被自己洗脑,同样地听不见反对的声音。

@彭牧

说,老罗总是做到8成就不再接着做,转而做下一个。其实这样的人,生活中我也见过一些——他们总是在重新开始,但却不去好好把手上正在做的事情善始善终,当然这些人都不具备老罗的相声天赋。我感到,这种总是难以善终的行为,反映的或许还是一种内心深处源自成长期的不安全感。这种不安全感多半来自于他并没有充分发现自己与生俱来的真正天赋和丰富的经历带来的既有优势。似乎还没有人教会他用心倾听自己内在的声音,他更多地还是跟风而动——被外在环境左右着自己的判断和行为。具体来说,就是什么热门搞什么。

刘未鹏在暗时间

这本书里写过这样的话——

(摘自:不是书评 :《我是一只IT小小鸟》

不要过早退出循环

我们在尝试新的事物的时候,总是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不同的人会在碰壁不同的次数之后退出。

过早退出的原因往往在于对于未来的不确定性,对于投资时间最终无法收到回报的恐惧,感受到的困难越大,这种恐惧越大,因为越大的困难往往暗示着这个任务需要投资的时间越大。所以其实我们都是直觉经济学家,当我们说“畏难”的时候,其实我们畏惧的不是困难本身,而是困难所暗示的时间经济学意义。

模仿高德纳先生的名言:过早退出是一切失败的根源。

兴趣遍地都是,专注和持之以恒才是真正稀缺的。

其实人天生就对新事物怀有好奇心,难以找出谁没有对任何事物或领域产生过兴趣,然而不同的是,有些人的兴趣只能持续几天,当遇到第一个困难,第一道坎的时候,他们就熄灭了,然而另一些人的兴趣火花会变成火苗,火苗会变成火种,一直稳定的燃烧很多年。区别他们的并不是兴趣的有无,而是他们的性格里面有没有维持兴趣的火种一直燃烧下去的燃料。

>>> 但是,老罗他发现了自己真正的兴趣所在吗?他以往的兴趣得到了应有的呵护和必要的引导了吗?为什么他高中会辍学?

我们的社会正在剧烈的动荡转型中,巨大的变化带来了巨大的风险,也带来了巨大的机会。年轻人像项羽那样见秦皇而生出“彼可取而代之”的野心,也是很自然的。这样的时代,于连到处都是。

老罗无疑是这个时代的弄潮儿,”弄潮儿向潮头立,手把红旗旗不湿“。老罗很聪明,发现以自己的聪明,在好些地方都能自如腾挪,几次都能顺顺溜溜地站在浪尖上接受众人的欢呼。顺境中,他未必看得到所谓时也,运也,看不到那时候,正在风口,猪也能飞起来,何况一头天赋不错的猪。不过,现在大家都知道了,原来完整的说法是这样的——

“站在风口,猪也能飞起来”,最近又有了新的发展——“风停了,摔成肉酱的是猪,继续飞的是鹰”。因此,猪要懂得在风停以前着陆。

一个有着极端思维的人,在一边倒的欢呼声中,怎么可能变成一个肯反思的人?欢呼声只会强化他的投机心理,也会固化他的幻觉,妨碍他发现和发掘真实的自己。同样,一边倒的”黑“也不会让他开始反思。因为凡是一边倒的声音,都是极端思维(红旗)下的蛋。极端思维拯救不了极端思维。方罗大战,方韩大战,都是极端思维的碰撞,是零和游戏。而老罗误以为自己当时赢了,现在可不就要还了。

记得汶川地震之后,有次听王石演讲,王石反思万科成立30年的发展,说这30年得用“想不到”来形容,接着他说,后面的三十年,可就不能再用“想不到”来形容了,而是要去“想清楚”。为此,王石放下万科的日常管理工作,只身赴哈佛求学,将自己归零,过起无人喝彩且还有颇多难堪的留学生活(比如,60岁的人了,要从头开始过语言关,要熬夜和年轻学子一样写大量的作业,写不出来就要接受鄙视——在那儿谁管你是什么万科的董事会主席….)。但是,也正如刘未鹏在《暗时间》里所说的:困难的路越走越容易,容易的路越走越难。王石为了让自己“想清楚”,选择了低调沉住气走困难的路,路也果然越走越宽。而老罗舍不得放弃众多粉丝带来的似乎唾手可得的红利,依然穿新鞋走老路,他似乎没有看到年轻人成长的速度,往往大于中年偶像更新自己的速度。而今的艰难,焉知不是以往的取巧孵出的恶果?但这一切,只能怪在老罗一个人头上吗?

尤其,关于罗粉,不知道老罗是否记得这句话:杀君马者道旁儿

如同一片树叶,除非得到全树的默许,不能独自变黄。 所以那作恶者,若没有你们大家无形中的怂恿,也不会作恶。

——纪伯

《先知

所以,从积极思维的角度来看,我觉得与其起劲地去“黑”老罗的短板,不如帮他分析,好好找准自己的个性和经历所形成的既有优势。“想清楚”最适合自己做的职业(一定是最佳地结合了自己的兴趣和优势的事情)是什么,而非什么是赚钱的热门就做什么。

这个世界上,谁没有短板,但一个人生来不是为了和短板搏斗而存在的,而是为了用好上天给予的天赋而存在。只有当自己的天赋才能被充分发挥的时候,一个人也才更听得进逆耳忠言,愿意花力气弥补短板,因为在运用他的天赋才能时,他才不会觉得别扭吃力,因而有自信,并因自信而具备了内在的安全感。一个有了内在安全感的人,即便投机,吃相可能也会比较受看。另外,也更能听得进他人的意见

赞 (0)

相关推荐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