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鼠年春节图片.这个春节就这样结束了,你开心吗?

@悟空问答 #我要上头条# #微头条日签# ,今天已经是初六了,这个春节就这样结束了,我已经宅在家里一个多星期,足不出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这是我长这么大过得最不开心的一个年2020鼠年春节图片。是不是因为是鼠年,人们也像老鼠一样窝在自己的“鼠洞”里,把吃的,穿的,用的统统都准备好,然后闭门不出,吃,喝,拉,撒全部都在家里解决,一天到晚就是吃了睡,睡了吃,上午睡,下午睡,晚上睡,白天睡,晚上睡,睡得头昏脑胀,浑身无力,再也不想这样过下去了,出去大街上空无一人,没有车子跑,这一切都像梦魇一样,所有的商场,超市,公共场所全部关闭,人们不仅在身体上无形中被限制了自由,还要遭受精神上的折磨,该死的病毒,啥时候才能结束?回城的道路被封,开学,上班统统延迟,我快要崩溃了!我想要出去玩,但是只能像只苍蝇一样扒在阳台上眺望远方,呼吸下窗外新鲜空气。但是为了自己和他人的安全,宅在家里不给国家添乱就是做贡献,还是安心呆家里吧!

2020鼠年春节图片.这个春节就这样结束了,你开心吗?

2020鼠年春节图片.这个春节就这样结束了,你开心吗?

2020鼠年春节图片.这个春节就这样结束了,你开心吗?

2020年这个春节你觉得过的怎么样?

2020年的春节:年年岁岁花相似,送走瘟神享太平 1.2020年大年初一,清早起来第一件事,男丁上坟,这个时间一般是5点多或6点左右。

2020鼠年春节图片.这个春节就这样结束了,你开心吗?

本家的男丁互相招呼起来:“快点起床了,咱们上坡去喽!”一般坟地都在坡上。大家慌忙往篮子里收拾香纸,檀香,馒头,水果,还有美酒,鞭炮,当然还有烟和火柴。火柴此时必须要有。点烟,点炮,烧纸时候,都离不开它。见到乡亲时,要掏烟敬烟。

2020鼠年春节图片.这个春节就这样结束了,你开心吗?

各家各户的小孩今天早上要穿新衣服,衣服早早放在床头。穿的时候,一摸口袋,里面潮潮的,凉凉的,掏出来一看,明白了。细心的妈妈早早去地里薅回来了蒜苗或麦苗。“薅根蒜,活一万;薅一麦,活一百。”

2020鼠年春节图片.这个春节就这样结束了,你开心吗?

上坟回到家,差不多六七点了,走进家,大家都在聊着天。这时才感觉今年疫情严重,形势有变。原来上级连夜通知:今年疫情严重,不串门,不走亲戚。

2020鼠年春节图片.这个春节就这样结束了,你开心吗?

各个国道、省道路口都是挖掘机挡路,由专人看护,每个路口都是搭建帐篷,点燃火炉;每个村头,老头们胳膊上箍有红色袖标,上路截人,非本村人员不许入内。村委工作人员手持疫情通知,请村民签字。村干部逐家通知,严谨外出和外来客人入内。

2020鼠年春节图片.这个春节就这样结束了,你开心吗?

大家虽然认为疫情十分严重,但不至于严重到需要仨俩月的程度,有那么个把月时间足以解除疫情,所以耐心等待疫情结束,真没有想到今年疫情会持续这么长时间。

2.媳妇大年三十到家,初二开车返回居委会工作。

春节时候我一个人回的老家。媳妇和孩子回娘家过的春节。谁知初一上午,媳妇打来电话不是互相拜年,而是告诉我,单位通知所有居委会工作人员尽量初一到岗,人在外地的请抓紧返回。

在这个特殊的时间里,她们居委会人员真是工作繁忙。每天需要电话联系辖区居民,了解居民信息。或者按照上级要求,戴上口罩,逐户排查外来人员或湖北武汉籍人员。由他们兼任志愿者,代替返回居民购买蔬菜和生活必需品。特别是外国疫情十分严重,他们有开始排查人员身份,工作十分繁重。这项工作持续到五一左右,开始有所放缓,持续好转。

3.本来想着回到老家,姊妹几个团聚一下,结果不能够实现。回一趟老家很不容易,是兄弟姐妹团聚的大好日子。结果因为疫情,也是只能电话联系,不能够坐在一起,拉拉家常,叙叙儿时亲情。姐姐日子过得也很艰难,本想好好开导开导,也是不能够的了。

4.本来打算到舅家去看得癌症的大表哥,中午就在他家吃饭,能够多陪他聊聊天。我们老家,初一是不走亲戚的,从初二开始走亲戚。往往初二去舅家或新媳妇回娘家。我是打算好去舅家看大表哥的。大表哥72岁,食道癌,瘦成一把骨头了。结果不能成行,现在大表哥已经去世。人能否见面,虽然咫尺之隔,但已遥不可及了。一切物是人非。

5.去年侄子结婚,春节想开车回娘家,二嫂准备了回娘家的礼品,其中1300元买的后臀肩,只能自己吃了。去年至今,猪肉价钱真是可怕。我们老家习俗,媳妇春节回娘家,要割一大块肉。二嫂是个大方人,想到儿媳妇初二要回娘家,就花大钱买好肉,结果也是送不到亲家家里,只能自己吃了。

6.大年初三,估计要封城,赶紧走。南阳汽车站和火车站因为靠近武汉,担心很快被封。按照老家习俗,“三六九不问就走”,决定初三就走。我们连夜开车出发。要走时还大醉着,在院子外头哇哇吐得一塌糊涂。因为白天在堂侄子家喝酒,竟然喝得迷迷糊糊。

7.我初三夜里离开老家回河北自己家里,竟然让我从高速路口拉着箱子回家,她怕传染给她,传染给儿子,传染给老岳母(儿子小,她从娘家回来时候,顺便接她老人家过来,看孩子做饭。)我也抓紧从老家往河北返回,因为担心各地停止交通运输,自己被彻底阻隔在老家而不能返回。但一下高速,我一位媳妇会在高速路口热情接我,原来是稀松冰凉,没有一个人等我。我自己从高速路口回到家里,时间达一个半钟头。不光如此,我真的在家一个人一个房间隔离15天,吃了睡,睡了吃。当时觉得她做得有点过头,现在想来,没有过头,做得刚刚好。

8.堂侄子谈到新年打算,谈到自己开的铲车开到了外地,准备过年大干一场,把自己住的二楼给装修一下,这下看来泡汤了,不知猴年马月才能开工。

9.村里当时也出了一件不好的事情,也就是李健有的二爹去世。因为疫情,上级规定,忙乎丧事的人不能够超过6个,即使子女再多,也不可以。真可以说,“不知生,焉知死“,是对这句话的最好解读。

赞 (0)

相关推荐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